首发于26日9点20分,10点47分更新马斯克回应及特斯拉盘后股价,美国时段更新法官要求、Maxwell股东起诉和股价。

CEO马斯克的“口无遮拦”再度令特斯拉陷入麻烦。

因认为马斯克上周推文擅自公布特斯拉年度产能目标违反去年达成的和解协议,当地时间本周一,美国证监会(SEC)要求法院裁定马斯克藐视法院判决。收涨1.38%的特斯拉股价盘后一度大跌5%。马斯克迅速回应称,在此前的电话会议里已经提到了今年的产能目标。

美东时间26日周二,美国法官要求马斯克在3月11日前解释,为什么他不应该被视为藐视法庭。当日盘中,电动汽车电池部件制造商Maxwell Technologies的股东对特斯拉提起集体诉讼,试图阻止Maxwell被特斯拉收购。他们认为,特斯拉对Maxwell约2.18亿美元的估值太低。

特斯拉股价本周二低开约2%,早盘曾跌破289美元,创1月24日以来新低,日跌幅一度达到3.3%。彭博报道指出,特斯拉股价在接近去年9月以来的第二个“死亡交叉”——即50日移动均线低于200日均线,这是看空的信号。

周二盘中,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讲话期间大盘整体反弹的带动下,特斯拉股价曾短暂转涨,最终收跌0.3%,抹平日内多数跌幅,收报297.86美元。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今年2月19日,马斯克发布推特称,2011年,特斯拉一辆车都没生产,但2019年将生产约50万辆汽车

几小时后,马斯克再度发推,对前一条推特进行了澄清,称2019年生产50万辆汽车的意思是“2019年底的年化产能可能在50万辆左右,也就是每周1万辆”,并强调2019年的交付量仍然是之前预计的40万辆。

在新近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SEC写道:

在发布这条不准确的推文之前,马斯克没有寻求或获得预先批准。这条推文被传播给了2400多万人。

……

在回应2月20日SEC的信息请求时,马斯克和特斯拉声称,自2018年12月特斯拉的政策实施以来,马斯克的推特在向投资者发布前都经过了审查,但没有迹象表明马斯克在发布任何推特前曾寻求或获得预先批准。

SEC称,虽然马斯克声称“尊重司法系统”,但对遵守法院最终判决的刻意的漠不关心表明,情况并非如此。SEC总结称,请求法院下达命令,“说明被告伊隆·马斯克不应被视为藐视法院2018年10月16日最终判决的原因”。

(SEC文件截图 来源:CNBC)

在华尔街日报相关推特下,马斯克本周一回复称,SEC忘记去读特斯拉的财报电话会议记录了,而记录中清晰地表述了(今年产能目标可能是)35万到50万辆。马斯克调侃称,这种情况“真尴尬”。

马斯克不忘补充称,他非常尊敬法庭。虽然美国司法系统不是完美的,但总的来说我们应该非常为之感到高兴。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SEC的举动意味着马斯克和特斯拉可能会陷入新一轮麻烦中。

据彭博,特拉华大学John L. Weinberg公司治理中心主任Charles Elson称,美国SEC的举动使马斯克面临新的法律风险,包括禁止他经营特斯拉或任何其他上市公司的可能性。藐视法庭的行为将促使美国SEC、特斯拉和马斯克进行新一轮的处罚谈判。

此外,彭博援引曾担任美国SEC执法律师的Brad Bennett称,美国SEC显然受到马斯克最新推文的困扰,SEC不得不将这种行为视作违反证券法的又一种行为,“这是一个非常新颖的情况,有人正经营一家拥有如此(高)市值的企业,并让SEC担心此人无法遵守证券法。”

去年秋天,马斯克与美国SEC达成和解

当时,马斯克同意辞去特斯拉董事长一职,并支付2000万美元的罚款,以了结SEC对其证券欺诈罪名指控,保住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另外,特斯拉公司也将支付2000万美元,以了结其未能充分监督马斯克推文的指控。

在10月16日的最终判决中,法院要求马斯克遵守特斯拉实施的程序,包括对任何包含或有合理可能包含对特斯拉或其股东来说属于重要信息的书面通信(包括社交媒体帖子)寻求预先批准。

这正是SEC此次提出请求的主要依据之一。

有趣的是,在美国SEC向法院提交文件之前,就有媒体“精准预测”称,马斯克的推文可能会令特斯拉陷入麻烦。

23日,财经媒体Business Insider称,马斯克最新的推特事件表明,特斯拉董事会的改革没有成效,特斯拉董事会似乎并没有正确地关注马斯克在对股东们说些什么。

该媒体注意到,在马斯克发布推文之前,美国证监会已经在持续调查马斯克关于Model 3的预期产量和实际产量的陈述。

“巧合”的是,在2月20日,马斯克推文发布两天后,就有消息称特斯拉的法律总顾问、去年12月刚刚入职的Dane Butswinkas将离职,原因他是发现自己“不适合特斯拉的企业文化”。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