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董洁  编辑 | 安心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实际上,在中国的互联网圈,能够称雄10年左右已是极少数。

巨头们无不“自危”:下一个10年甚至更远的周期里,如何继续屹立江湖,稳居一线?

2018年互联网寒冬以来,巨头们纷纷环视同行和自身,尝试各种调整。新零售、向To B转型、押注人工智能、向科技公司转型,这些动作似乎还不够。如今,他们又不约而同地把视线落在了“管理层的更新换代”上。

3月19日,36氪报道称,腾讯从2018年底召开内部员工大会后便开始“裁撤中层干部”的计划,裁撤比例10%。据悉这一决定直接来自腾讯的最高决策机构——总办战略会。

不只是腾讯,此前包括阿里、京东、百度、小米等都纷纷宣布了提拔和培养“年轻管理层”的计划。

如果说,过去的10年是互联网巨头的创始团队带领第一代中高层打下了江山,下一个10年,年轻一代管理层将越来越被器重和倚赖。

在互联网巨头的人才梯队建设中,阿里无疑是行动最早,目前来看成效非常明显的。

阿里的人才梯队大致分为三级,一是位于头部力量的总裁班;二是腰部力量的蚂蚁班;第三是腿部力量的基养班。

如果是M4(总监)及以上的新员工,要额外参加“百年湖畔”培训班。而这样的培训计划,几乎在阿里的新员工一入职就已经开始了。

据了解,每一位阿里新员工在入职前都要参加“百年阿里”的培训班,马云、彭蕾、井贤栋、张勇等人都是培训班的常年导师。

从2003年开始,阿里就对每一个岗位进行接班人培训计划。“我们把文化,价值观以及团队合作,纳入到对每个同事的业绩考核之中。”马云曾在公开信中说。从2012年起,阿里又开始了实施领导群体年轻化的整体升级换代准备工作。

这样的人才培养体系也为阿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年轻管理人才。

据公开信息,在阿里巴巴集团的36位合伙人中,目前已经有两位“80后”——天猫技术负责人吴泽明和蚂蚁金服副CTO胡喜。

2017年12月,当时被任命为淘宝总裁的蒋凡时年34岁,是一位85后。不久前,这位年轻的管理者,在担任淘宝总裁一年多后,又被任命为天猫总裁,可谓“天猫淘宝两开花”。

在2018年Q3财报发布后,阿里在新闻稿中强调,在其资深总监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到14%;而在阿里巴巴的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

2018年,在宣布“传承计划”(将于2019年卸任阿里董事会主席)时,马云提到,“我不认为我退下来后阿里巴巴会有什么问题,我对我的团队有绝对的自信,对合伙人制度有绝对的自信。公司要有灵魂,这是我特别引以为傲的。”

在腾讯内部,人才培养计划也有不少。比如,针对中层干部培养的“飞龙计划”以及针对基层干部的“育龙计划”和“潜龙计划”。

公开信息显示,“飞龙计划”迄今已为腾讯培养出了300多名核心管理干部,在内部70%以上的中层管理者都是飞龙同学。

2018年底,在腾讯员工大会上,马化腾表示,“对于管理干部,要做到能上能下,干部不是终身制。同时,在干部提升方面,我们会拿出20%名额优先倾斜更年轻的干部,希望未来有更多年轻人脱颖而出。”

腾讯总裁刘炽平也表态称,在未来一年内,有10%不再胜任的管理干部要退。“尤其在中干这个领域,我们几个月之内很快地会完成10%的目标。”

刘炽平还代表腾讯总办正式宣布了“青年英才计划”,在这个计划里,腾讯宣称要把20%的晋升机会给予年轻人。

对应到管理者,刘炽平强调,“今后有多少年轻人是你识别出来,培养出来、提拔出来,这将作为一个管理考核指标。”

在2018年9月,腾讯时隔8年又一次做出了组织架构调整,无论是新成立的事业群还是被调整后打散的事业群,这背后都需要中高层管理团队的强大支撑。

据故事硬核报道,在腾讯进行最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前,马化腾曾问:“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十人。

对于市值超4000亿美金的腾讯来说,培养年轻管理层的确迫在眉睫。

“京东没有二把手”的言论已经困扰刘强东很多年,在“明尼苏达事件”导致京东股价暴跌后,这一言论再次甚嚣尘上。

而京东的组织管理问题也一直被外界诟病。2019年初,京东商城CEO徐雷提到,“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出现了问题”,“对外界变化反应越来越慢”。

在今年的集团开年大会上,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有观点将之视为京东的“自我觉醒”,它为京东的年轻管理人才“上位”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多年以来,虽然高管离职频繁,但对于青年团队的培养,京东一直比较重视。在公开场合,刘强东曾提到,自己最满意的不是物流,而是管培生计划。

早在2007年,京东就启动了管培生项目,每年会精选一批名校毕业生,经过军训后在所有业务上轮岗半年,然后补充到全国各地的业务部门。按照京东的计划,3-5年内,管培生会被培养成中基层管理者,并通过一整套体系化培训,使他们成为高层管理者。

据京东给出的数据,至2015年,其九届管培生计划共招收440名优秀成员,其中有226名已经进入京东的管理层。

在最初的几年,刘强东亲自带管培生,管培生也可以越过层级与刘强东本人直接交流。所以,管培生计划甚至被认为是京东培养高管的快车道。

在年轻干部的培养上,刘强东在《创京东》一书中曾提到:“我们会努力做到60%~70%的管理干部是我们自己培养起来的”,而这60%~70%的干部又可以分为老人以及管培生两部分。

前不久,刷屏无数的“担任京东旗下427家企业法人的刘强东女助理——张雱”,就出自京东的第五届管培生。

此外,刘强东在纳斯达克敲钟的时候,站在他旁边的京东投资者关系总监李瑞玉也出身第五届管培生。京东并购1号店之后,走马上任的CEO余睿是第二届管培生;在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后,余睿已经取代隆雨成为京东集团的新任CHO。

如今不少管培生已经成为京东各个大区的负责人,这些年纪在30岁上下的年轻人,已经成为京东管理岗位的中坚力量。

同样被人质疑“没有二把手”的百度,也在不久前宣布了人才培养计划。

3月15日,李彦宏发布内部信称,将实施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

同时,百度还正式推出了高管退休计划,百度高级副总裁——张亚勤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而在上个月,百度还宣布为培养和储备复合型管理干部,开始实行干部轮岗制。三位副总裁沈抖、吴海锋、郑子斌将进行干部轮岗调整。

李彦宏曾提到,“2000年到2005年,百度吸引来的人都是创业型人才,2009年后百度则更多的把精力放在培养内部优秀人才上“,曾经有“百度太子”之称的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就是一个例子。

2004年,以实习生身份加入百度的李明远,在2013年就任职了百度副总裁,成为了当时百度最年轻的副总裁。

对于这位青年才俊,李彦宏曾爱护有加,只可惜,李明远最终辜负了百度的期待,2016年,他因涉嫌与被收购公司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向百度提出辞职。

上市后的小米也加快了自己培养年轻人的步伐。

在2018年9月份的架构调整中,小米将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四个业务部重组成十个新的业务部,新晋的10位部门总经理以80后为主,平均年龄38.5岁。

王川、刘德为代表的高层管理者则不再负责一线部门,而是退居幕后,分别担任新成立的参谋部长和组织部长。

“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雷军在内部邮件中表示,早在年初小米就决定着手培养、提拔一大批年轻的管理干部,构建更具活力、更有进取心的各级前线指挥团队。

“这次的调整,就是这项工作第一阶段成果的展现。”雷军还提到,希望小米的未来将星云集,更多的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

2019年2月,小米再调组织架构。这一次,小米依然坚持“提拔年轻人”思路,强调对年轻干部的培养。

小米组织部部长刘德曾表示,“下一步,我们在努力尽早发现有潜力的年轻人,把他们放进小米各项工作的大熔炉。争取在30 岁左右就能形成全面的能力并能够走上战场一线,可以独当一面。他们代表着小米的未来。”